一个快乐地球人

只是一个平凡的地球人

牢獄之花☆極道大佬的秘密情人:

雲董都在想什麼騷東西(。

順序左上開始,由左到右!

---------------------------------------------------------------

「雲雀恭彌,像你這種程度的男人應該能明白...」→這句出自原作骸說的

不重要的小地方畫得又快又好,氣哭自己

一辆妹叔独轮车

表妹吃梨

Dumpling_:

一个赵锦辛x黎朔的车仔 突然想到的梗 是外链儿


第一次写 有点不太抓得准那啥时的反应


我最喜欢的cp但水大没有写那啥啊555(虽然没写也胜似写了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们!!!


私心打多几个tag 我想找小伙伴5555


https://wx2.sinaimg.cn/mw690/006jSimjgy1fq3w08i3mrj30c3441grj.jpg

制小杖:

车场汉化组成立啦!!!

APH车场汉化组:

 [授权转载] 吸血鬼paro极东

画师名称:イチ

画师主页:https://twitter.com/ichichyyy

图源:制小杖  翻译:制小杖  修嵌:Uranus_b612

作品禁止商用、二次加工、自作发言、转出lofter。

喜欢请走p站打分!



花季少年网骗不成反被推 冰山学弟误入歧途竟出柜

啊看几次都这么可爱

诶呦程程酱:

拼文阁的活动——我抽到的是用欢脱文风来写冷冷的吻


天知道我有多久没写欢脱文了,手好生,标题是落梓梓帮我取的


-------------------------------------------------------------------


方兰生的腾讯小号叫做冷冷的吻,在勾搭高一学年组的级草百里屠苏的时候,他不幸掉马了。




他将原本应该复制给学习委员的个人信息随手发给了百里屠苏,上面不仅有他的姓名,还有班级,电话号码以及家庭住址。




腾讯你敢不敢设计地科学一点儿,敢不敢不要让人错屏啊!




方兰生绝不承认这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在愤怒的咒骂声中,他似乎看见明天校园BBS上的置顶标题一定是这样的:惊天大秘密,高一学年组级草领衔聊天记录揭露高二学年组级草真实身份竟是GAY!




这标题太美,他不太敢想。




在信息发出去之后,他相当尴尬地用冷冷的吻继续和百里屠苏聊天。




冷冷的吻: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不小心勾搭了你,希望你不要介意,不要暴露我们的聊天记录。




百里屠苏的号很快地发了信息过来,方兰生看了一眼之后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是蠢毙了。




屠苏:不小心?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和我说你是美艳波霸么?




当时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在他决定勾搭百里屠苏的时候,他这人不打无准备的战争,于是他特意向周围的朋友请教了一番,为了让人不看出他是一个弯的,他请教地相当含蓄——如何才能让我勾搭到一个冰山美女?




朋友平时纵览各种《泡妞精选集》、《今天你打炮了么》等等书籍,他摆出了一副导师的姿态斜视了方兰生一眼,“勾搭冰山美女的重点是热情而且长得帅啊你懂不懂!”




热情且长得帅?方兰生将这些东西在脑袋里过滤了一遍,于是他决定用差不多定位的女性角色去勾搭百里屠苏。




于是一个美艳活泼的波霸就新鲜出炉了。




他当时觉得这个设定棒呆了,百里屠苏也确实不反感这个设定,一向不怎么爱说话的他,竟然和方兰生的小号冷冷的吻不冷不热地聊了起来。




现在方兰生只想回去抽自己,美艳波霸是你玩得起的么!




他发了一个傻笑的表情给百里屠苏,他决定换个方案来解释自己的行为。




冷冷的吻:其实……我当波霸期间是被盗号了。




不是什么都可以用盗号解释的么?这个世界上盗号不就是为了来掩藏真相的么?所以他也要来体验一次被盗号!




屠苏:……




屠苏:你没发现你这句话和刚才的话矛盾么?




方兰生并没有发现,被百里屠苏提醒了之后回头一看,才意识到自己的这句解释简直漏洞百出。




方兰生受了点惊吓,他身体往后猛地一撞,几乎要把椅子撞翻,他开始绞尽脑汁地想第三种解释。




解释还没想出来,对面的百里屠苏就又发来了一个信息。




屠苏:我睡了。




生怕百里屠苏爆出聊天记录而现在表现地像个狗腿子一样的方兰生扑在电脑屏幕上也打出了一个晚安。




等他打完晚安手很快地发出去了之后才发现,他发出去的是晚安么么哒,前不久他用美艳波霸的身份和百里屠苏勾搭的时候总是用晚安么么哒来结尾,现在他一打晚安系统就自动出现么么哒。




不仅腾讯玩我,为什么搜狗你也要玩我!




现在他已经不是美艳波霸了好么,在百里屠苏的心目中他现在一定是一个猥琐的流着哈喇子的GAY,已经不适合晚安么么哒这个词汇了啊!




屠苏:……么么哒。




屠苏:明天见。




百里屠苏给方兰生的反应还和之前一样,一下子方兰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了,甚至于他选择性地无视了百里屠苏下面的一句话。




……么么哒?为什么还说么么哒?百里屠苏弯了?




这个他推测出来的事实让方兰生一个晚上没睡觉,他从床头滚到床尾,天刚放明就从床上蹦跶了起来,床单被他蹂躏了一晚上之后简直不堪入目,方兰生自己的脸在镜子里也不堪入目,黑眼圈并不太明显,但是鸡窝头和好像死过去了一样的眼神让他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十岁。




方兰生摸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得出了一个严密的结论:暗恋催人老啊。




等方兰生刷完牙洗完脸梳完头再出现在镜子面前的时候,虽然熬夜了一晚上眼睛里的血丝没去掉,但他觉得自己这会儿才终于像个人了。




他现在急迫地想知道百里屠苏到底是啥态度,昨晚他在QQ吼了十来句百里屠苏也没回复他,方兰生准备去抓住百里屠苏当面问问。




还没真正去抓的时候,方兰生已经有点怂了,从斗志勃勃到无精打采他只用了上午两节课,他的内心又开始有了新的斗争,到底百里屠苏说么么哒是因为习惯还是因为弯了?




他不太确定,所以他不敢问。




不过机缘这种事情向来爱耍人,方兰生没问,百里屠苏自己找上门来了。




饱读《今天你打炮了么》等等书籍的朋友拿笔戳了方兰生一记,他指了指教室外头,方兰生揉着眼睛往外面一看,百里屠苏站在那儿。




方兰生隔着层玻璃看百里屠苏,百里屠苏穿的是学校里的校服,他把外面的外套给脱了,光穿着衬衫,他和方兰生对视了一眼之后似乎极为困难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百里屠苏面无表情的时候比挤出这个怪异的笑容的时候要好看多了,但是方兰生却被百里屠苏的笑容给袭击地心猛烈地跳。




百里屠苏比方兰生高半个头,他把方兰生带到了天台,天台上的风吹得太厉害,方兰生感受到百里屠苏的头发在他脸上拂过去。




“方同学,”他低着头看着方兰生,低声地问他,“我需要一个解释。”




解释……解释?百里屠苏的声音比方兰生之前在礼堂里听到的更为好听,他被这声音轰地啥都听不清,只有解释两个字在耳边飘。




从小被各个卫视的很多电视剧洗脑的方兰生立即条件反射地说,“我不听我不听!”




他刚说完,自己就沉默了一会儿,他现在智商常常掉线,时常自己想扇自己的耳光,并且他在内心做了一个保证,以后再也不看电视剧了,虽然这个保证对现在的格局并不会有什么影响。




刚才的“我不听我不听”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行为了,方兰生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百里屠苏的眼睛,百里屠苏没说什么话,似乎早就习惯了他的这个行为。




“那个……”方兰生小心翼翼地像只松鼠一样地说,“我是可以解释的。”




“嗯?”百里屠苏朝他点了点头,他们背后就是防护网,百里屠苏把方兰生困在自己和防护网中间示意他再说下去。




百里屠苏这行为,方兰生看了百里屠苏一眼。该不会待会儿说的不满意就狂暴地进化然后将防护网撕裂从而让他掉下去吧,他谨慎地又往身后看了一眼,教学楼有七层,掉下去绝对摔得乱七八糟保证完全死亡。




有了这个心理阴影之后方兰生解释得乱七八糟,他没敢再撒谎,但是语序却完全出了错误,“其实你喜欢我我知道,所以我才去加你来交流一下的。”




等他说出口他又一瞬间发现了错误,不是什么你喜欢我,是我喜欢你啊!




“不对……”方兰生急急忙忙地又要开口。




百里屠苏打断了他的话,他胸膛贴近方兰生,嘴巴在他耳垂边问,“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我哪里会知道……我怎么知道我知道?




方兰生的脑海里这三句话在徘徊着,过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百里屠苏问我怎么知道他喜欢我?百里屠苏喜欢我?




这个出乎预料的认识让方兰生觉得世界观都不对了,不是自己在追求百里屠苏么?什么时候变成百里屠苏先表白了?




“你喜欢我?”方兰生因为太吃惊很大声地问了出来。




“你没看出来么方同学?那你怎么会来加我?”百里屠苏靠的离方兰生更近,甚至于他的一条腿毫不犹豫地插入了方兰生两腿之间,“还是说,你也喜欢我?”




“并且用美艳波霸的身份来诱惑我?”




方兰生觉得百里屠苏似乎在美艳波霸这几个字上加深了语气,他听到这个词就有点面红耳赤,所以百里屠苏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方兰生,而且还不加阻止地让他扮演美艳波霸?




方兰生想起了聊天记录里他用冷冷的吻的号娇羞地和百里屠苏说人家是D哦就感觉到浑身尴尬地发烫。




“不要再说这个了!”他恼羞成怒,没怎么想就一脚踩在百里屠苏的鞋子上,在百里屠苏吃痛往后一退的时候非常迅速地逃离了天台。




什么美艳波霸什么冷冷的吻都去死吧,他这辈子都再也不想听到这两个词汇了!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他自己将这两个词设置为了禁区,但是百里屠苏却并不觉得,晚上回去之后,百里屠苏看上去相当苦恼地来继续和冷冷的吻交流。




自从用冷冷的吻和百里屠苏勾搭之后,方兰生几乎将这个当做是大号了,百里屠苏一发来信息他很快地就收到了。




屠苏:我遇到了一个困扰。




方兰生原本不想回复他,他把手机放回口袋没到一分钟想了想又掏了出来。




冷冷的吻:什么困扰?




屠苏:我在考虑,你更喜欢我备注美艳波霸还是冷冷的吻?




冷冷的吻:百里同学你还是去死吧!备注方兰生!


END

超级可爱

惊蛩:

give me five!【x【脱坑很久了突然回来一下

这是一只不知怎么回事总之变小了的喵哥

灵感来源于P4表情包

【丐明】捉奸成双(《以怨报怨》番外)

三青道法至化臻:

秦放自认自己从小到大就没什么过人之处,长相?男人不就是这个样嘛。身板?也就那几块肉,谁练练还不都一样。非要说的话,就是脾气过人吧。按理说这样的人,就没有半点招人喜欢的地方。
可秦放就是特别招人,从他毛还没长齐的时候就开始招人。
“秦师兄,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总舵看我!”
“就是烦你才不想回去。”秦放冷着脸把挂在自己身上的娃娃脸少年扒下来。
扎着马尾的丐帮少年瘪着嘴委委屈屈:“我……我想你嘛。”
秦放看了看天色,日头薄了,陆好差不多该晒完太阳回来了。
“回去。”秦放也不知道这粘人的小师弟是怎么找到自己住处的,麻烦得要死。
尹小天虽然心里清楚师兄不喜欢自己,却也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直接就要赶他回去。
“秦师兄……”
秦放继续看着窗外,愈加不耐烦起来。
“我说回去。”
“我就是来看看师兄……没有别的意思。”尹小天可怜兮兮地做最后的挣扎。
“你回不回去?”秦放已经做好把尹小天拎起来扔出去的准备了。
“我不!”尹小天见秦放如此不讲情面,反而来了脾气,索性耍赖一般地往凳子上一坐。
秦放盯着窗外,远远地看见了陆好的身影。
尹小天也随着秦放的视线看去,终于恍然大悟道:“师兄!你……你有人了!”
“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
“不要!我就要看看师兄找的是个什么样的!”
“操!”秦放把尹小天揪了起来。
“秦师兄你干嘛?唔……杀人啦……唔唔唔……”
陆好的脚步声很轻,可秦放还是清楚地听见那声音越来越近了。他索性解下手中的布条把尹小天绑了起来,最后拿起桌上的抹布把尹小天嘴堵了,再匆匆把人推到床下。
秦放是个怕麻烦的人,懒得和陆好解释这胡搅蛮缠的师弟——这可不是给陆好脸。

“师兄,你怎么来了?”陆好正坐在床上揉自己的腿,秦放说就算是瘸了也要通通血脉,不然到时候肌肉萎缩,难看死了。
在窗边探头探脑的明教弟子这才翻窗而入。
“原来他们说的是真的。”陆清打量着陆好,觉得他好像终于有个人样了。
“什么真的?”
“你没死。”
“我……”陆好为了不给秦放添麻烦,已经好久没和教中弟子联系了。陆清之前对他多有照顾,自己一声不吭地消失了,倒是忘恩负义了。
“你没事就好。”好在陆清不是那样计较的人,他虽是陆好的师兄,但其实和陆好同年,不过是早些入教罢了。
“对了,刚刚和你说话的那个丐帮弟子是谁?他好像……和你……很亲密?”
陆清一把年纪了还未娶亲,方才在窗边偷看时却也感受到了两人间说不出的暧昧。
“他……他是……”陆好正想着怎么解释,抬头一看窗外——坏了,秦放回来了。
“师兄,暗尘,暗尘……”
“什么?”陆清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陆好突然在慌什么。
“算了,你……先到床下去!”其实陆好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师兄来看他又没什么不妥当的,可他心里就是有种直觉,秦放会生气。
“诶!为什么?”
“先……先下去……”陆好手脚并用把还懵懵懂懂的陆清推到床下,并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秦放进屋前隐约听到了些声响,糟了!方才有人喊他去喝酒,他就把尹小天还在床下这事儿给忘了!秦放脚下一虚,晃进屋内却看见陆好仍坐在床上揉腿,见了他便用右半边脸挤出一个难看的笑。
见鬼了,这是做什么。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你怎么还在揉腿?”
此时两人均有些心虚,竟同时主动开口,开口后又是一阵尴尬。
若不是秦放心中有鬼,听陆好嫌他回来得快肯定要来脾气。而现在秦放不过是走到床边坐下,故作不耐烦地说:“饿了,去做饭。”
“现在……还早。”陆好心慌得很,哪裡敢走开。
“都到酉时了,哪里早?”秦放一掌拍在陆好屁股上,陆好疼得一抽,怕再磨蹭反而叫秦放生疑,只好挪出了屋,到外边的厨房去。
谁知不一会儿陆好又挪了回来。
“你想吃什么?”
秦放狐疑地抬头看着陆好,今日陆好又是对他笑又是问他想吃什么的,殷勤得过头了吧?莫非他发现了什么……秦放想起陆好曾经也是干那行的,侦查能力自然极好……要是发现了什么,以陆好的心性必然不会和他摊开了说,陆好该不会想着最后对他好一次吧?
那边秦放正在经历他出生以来大脑效率最高的一次运转,这边陆好却是被他盯得惴惴不安,背上蓦地出了一层汗。
这时床下突然传出些声响,细细的,像是人的抽气声。
陆好腿一软,扶着桌角勉强站住了。
“又闹耗子了!”秦放皱着眉说了句,声音大得很,像是要盖过耗子声似的。
“对……对啊……”陆好已经慌得失了神,只随口应着。
可那抽气声还在继续,并且越来越重了。
“这耗子是不是不想活了!”
“啊!”倏然一声惊呼,不是陆好的,也不是秦放的。
陆好惊恐地看着秦放,再看看从床底探出个头的陆清,双唇打颤。
“师……师弟……那小孩儿……摸我……”
秦放也懵了,没想到从床底出来的竟然不是尹小天。
不过尹小天很快也钻了出来,抹抹脸上的灰。
“咦,我还以为是秦师兄和我玩呢。原来是个老胡人,不过你摸上去比师兄还舒服呢!”
陆清这才发现尹小天站着虽然比自己矮了一截,但绝不是什么小孩,至少也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了——也是,哪有小孩会摸人……那儿的——就怪尹小天那张脸和发型太有欺诈性了。
“你是谁?”秦放看着陆清的脸逐渐黑了下来,他藏的是师弟,陆好藏的却是这么个小白脸。
“陆清,我……我是陆好的师兄。”
“呵,师兄?我怎么不知道陆好有什么师兄!”秦放冷笑一声,转过去看陆好。
陆好其实欲哭无泪,可惜他只有半边好的脸可以表达情绪,并且还不是那么擅长。于是陆好那张僵硬的脸看在秦放眼里便是明目张胆理直气壮不知悔改!
“他是我师兄……”你看!还包庇!
“这位兄台,你不要误会……我和陆好没什么……倒是这位小……小兄弟,你……你是何人?”陆清这才反应过来,这陆好和秦放同吃同住,还能是什么关系?如此看来,这个丐帮弟子必然是对自己和陆好有所误会了。
“我叫尹小天,秦放就是我师兄,知道了吗?”
陆好看着这个少年,长得水灵灵的,声音清亮。陆好又习惯性地拉了拉兜帽,把帽檐扯得更低了些。
尹小天发了声,秦放才想起他还在这。没办法,在被纠缠的这些年里,他已经练就了自动无视尹小天的功夫。
“还不给我滚出去!”
尹小天看看四周,觉得师兄和那奇怪的明教弟子脸色都不怎么好,根据他和师父师娘一起生活的经验,现在还是避一避的好。况且,他现在可找到更好玩的事了!
尹小天赶紧拉着陆清往外走,却被秦放喊住。
“你,留下。”秦放指了指陆清。这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就算是师兄又怎么样?尹小天不就惦记着他,这人十有八九也惦记着陆好。不然好端端地躲什么床底,又不是像尹小天那样是被他捆进去的。
“诶……师兄别气!这人就交给我,我帮你收拾他!你好好教训嫂子就得了!”
“什……什么!”陆清一边被尹小天扯着,一边觉得自己冤透了,“你们中原人怎么恩将仇报,方才还是我给你解开绳子的!”
“怎么能算恩将仇报呢,刚刚不是让你爽了?”
“你……你小小年纪,说话怎么这般无耻!”
“滚,出,去,两个!”秦放终于忍无可忍,将两人踹了出去,把门一闩,清净!
屋里终于只剩秦放和陆好两个人了,陆好垂着头站着,尹小天那声“嫂子”叫得他面红耳赤。
可秦放的脸还是黑的。
“你想吃什么……”陆好以为闹剧总算结束了,复又问道。
“吃你。”秦放冷冷地说道。